您的位置: 吴县信息网 > 游戏

风叱天下 第三十九章 秋江独钓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4:33

风叱天下 第三十九章 秋江独钓

来到风云台的时候,其他人早已经到了。

凌风在一双双炙热的目光中缓缓落座。

“每一次都故意这么晚过来,想必是想引起其他的人的注意吧!看来你是得了两场第一就感觉自己足以万众瞩目了,本少会告诉你,什么叫作有了希望等待自己的却是绝望!”

蒋劲成阴冷地盯着他,感识传音也随即传了过来。

“蒋家继承者的心性原来如此阴暗,也难怪你们蒋家不复当年之名了。”凌风淡淡回了句。

“你还没有资格评论我们蒋家,不然你会比死还痛苦!”蒋劲成咬了咬牙。

“你这话似乎已经说了不止一遍,本少不知道你们蒋家人除了会说,还会干什么吗?至少本少现在依旧活得好好的!”凌风不屑一顾地瞥了瞥蒋劲成。

“你不要得意,你以为现在能活着是因为什么?难道是你所谓的炼药师公会的靠山?还是那所谓的文家金婿令

?本少告诉你这是因为蒋家还没有时间浪费在你的身上,终有一日你会知道惹火烧身的后果的!”蒋劲成脸色阴寒至极。

“那本少继续拭目以待。”凌风摸了摸鼻子,拿起茶颇为悠闲地品了品。

“好!很好!本少真想看看你到时候跪地求饶时还会不会如此惬意!”蒋劲成冷冷回了句,慌忙闭上眼平复一下心绪。

凌风眯了眯眼,“蒋劲成的心性太差,显然是没有见过大风大浪的表现,这种人不足为惧!”

他微微嘬了一口茶,瞥了瞥甘露台正打量自己的蒋元正。

对方似乎发觉了自己察觉到了他,脸色变得有几分阴沉。

凌风轻轻拿起茶杯,微微吹了吹,然后再颇为享受地品尝一番,就这般简单的动作,也让的这蒋元正脸色更为阴沉了几分。

“看来这蒋元正也不过如此,我才略微试探一番就如此沉不住气,看来他已经在至尊之位上迷失了本心,至少比当年的蒋家家主差的远!”

他淡淡笑了笑,“蒋家已经不是当年的蒋家了!”

“凌兄何事如此开心,难道说是知道了考题不成?”风青阳的声音传了过来。

“考题倒是不知,不过这命题的方向大概是了解了一些。”凌风淡淡笑了笑,通过灵魂感识回音。

“那就好,不知凌兄可否知晓今日下午的两场比试实则是一场?”

“一场?”凌风怔了怔,不由地摇了摇头,“我并未听说这事。”

“我们风家也是刚刚得到的这个消息。”

风青阳慌忙说道:“不过现在知道也不晚,据说今日下午的两场会试由商山四皓余下两位夏黄公崔广以及绮里季吴实共同出题,这也意味着书画两场合为一场。”

“原来如此!”凌风点了点头,“现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有几个人?”

“绝对不到一手之数!”风青阳肯定地道:“商山四皓有意放出四场的噱头,目的就是迷惑众人,我们风家也是花费了很高的代价才得知这件事的。”

“风兄知道这事之后就立刻转告于我,这份情谊我记下了。”凌风点了点头。

“好,那你我相聚时的酒钱就你来付吧,哈哈。”风青阳笑了笑。

“成!”凌风点了点头。

却在此刻,人群中一片哗然,顺着众人所指的方向看去。

两个道风仙骨的老者正飘然屹立于虚空之上,衣袂随风卷动时,周身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玄妙意味。

“两个人能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比试高台的上空,想必也是圣者级别的存在,应该就是这夏黄公崔广和绮里季吴实了。”

凌风细细打量了一番,一眼便是认出了崔广。

他犹记得当年在风云台与阿季喝酒时曾与这崔广有着一面之缘,而且前几日在未央宫融合凤凰精魂时也是崔广值守。

他看向崔广的时候,对方也正巧打量起了他。

不过他生怕崔广看出端倪,很快便是收回了目光。

在武圣面前他还是不敢托大的,崔广是眼下唯一一个百年前见过他的人,无论他如何隐匿,这灵魂气息也是掩盖不住的,若是被人认出,这可是大大的不妙。

所以他不得不小心一些。

“安静!”吴实用着颇具威严的声音喝道。

整个硕大的风云台骤然间针落可听。

一双双炙热的目光齐刷刷地汇聚到他的身上,他颇为随意地甩了甩衣袖,冷声喝道:“今日下午第二场比试由老夫和师弟崔广共同主持。”

此话一出,整个风云台一片哗然,大部分人都没有听懂他的话到底是何意,开始猜测起来。

毕竟之前的比试都是一个圣者主持,此番两个圣者同时主持一场,意欲何为?

“想必大多数人都很惊讶,不过经过我们四个兄弟仔细商讨后,还是决定将最后两场的比试融为一场!”

吴实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也意味着书画两道的考察只在接下来一场进行,不过我们会根据参赛者的表现分出两场的名次!”

吴实的话当即在整个风云台引起了轩然大波,不仅观看者就是不少参赛者也是一脸震惊地盯着他,这种比试的方式当真出乎了绝大数人的意料。

要不是风青阳提前告诉,只怕凌风听到这个消息也会一愣。

“老夫知道你们很现在有着很多的疑惑,不过自古书画不分家,书道与画道向来古之圣贤并提的两道,如此安排也有其中的用意。并且接下来的比试你们自然可以明晓我等这般安排的妙处。”

吴实摆了摆手,“好了,老夫废话就不多说了。比试正式开始。”

吴实与崔广对望一眼,两人同时一动,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股颇为不寻常的气息。

两人同是圣者又相互配合多年,虽是随意之举也能看出两者之间的默契,只眨眼的空档虚空中便是涌动出两股强大的涡流,最终完美的融合到一处。

一股强大玄妙的律动也在涡流旋转的同时溢漏出来,随即无数道肉眼可以辨识的金色朱笔也从涡流中纷飞而出,在虚空中撩拨起来。

初始,在场众人还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可是随着金笔的勾勒,缤纷多彩的线条开始在虚空中缱绻浮动,一张非凡大气的山水画也在悄然间拨动卷轴显映在众人眼前。

如同一道绝美的山水景象徒然翻转呈现在众人眼前一般,一股非凡灵动的气息也在金光的吞吐中悄然翻腾,胜似天上仙境,堪比人间天堂。

这一幕当即引得阵阵惊呼。

就连甘露台的众人也不由地点起头。

“以天地为纸,以规则为笔,当真是大手笔!”

凌风摸了摸鼻子,心神专注地盯着画笔撩拨的每一个细节,可是越发看着他越发感觉到有些不对。

因为这山这水这松这舟,看起来是如此的熟悉!

“秋江独钓图!”凌风目光不由地变得炙热起来,他今日中午的数个时辰都是在观摩着这吴实与崔广当年的齐手之作,不曾想竟然误打误撞猜到了原题。

虽然眼下两人还不曾完成画作的一半,可是这原图之中的每一个细节他早已烂熟于心,故而仅仅是从这些微的景物之上也能确定这是《秋江独钓图》无疑!

“看来这一次文试,我还不是一般的好运。”

他淡淡笑了笑,即便不知道他们二人题目如何出,不过凭借着今日几个时辰的观摩,在起点上已经比其他参赛者高出了一截,更何况考前压中题目的欣喜会使人的信心倍增!

至少他一直悬着的心已经放下了不少。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诗画上的造诣不高,与蒋劲成以及风青阳相比,这两道的感悟是在他们二人之下的,尤其是蒋劲成,他早先就听简离提起过,年少时候的蒋劲成在诗画两道的造诣颇高,即便是中洲不少有名之人在其面前也要甘拜下风。

虽然后来蒋劲成因为修炼武道而放弃了书画两道,不过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以及良好的基础却是一般人难以比拟的。

这点也是他一直最为担心的地方,不过眼下他倒是放心多了,至少单论这幅已然成型的山水画而言,这种好运已经将他与他们的差距拉近了不少。

“必须按捺住内心中的激动,这个时候更应该小心谨慎才好。”他微微吸了一口气,抚平自己躁动的情绪。

几息的时间,一幅几近完整的山水画也隐隐显映在众人眼前,看着这熟悉的画卷,他的目光也不由地炙热了几分。

正在此刻金色的涡流之中凭空飞出一株金色的大笔,若是沾染了金砂一般在虚空之中肆意奔腾起来,一道道晦涩难懂的文字也在这金色渲染的江河之上隐隐凝生,最终镌刻一般在虚空之巅拓印出来。

当真是不见其书难知其文之奇,单是这飞天肆意的笔法就足以在文道之上留下厚重的一笔了,更何况这一个个拓印的金字每一个都是用了不同的文字,甚至有几种在上古之时也早已绝迹!

而且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一个个不同文字皆是控制得当,相互组合起来有着龙飞凤舞般的不羁潇洒之意。

想必行书之人在文字之上的造诣也早已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境!

内蒙古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泉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镇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内蒙古牛皮癣
泉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