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县信息网 > 美食

最宽标准调查扁妻仍未过关

发布时间:2019-10-09 23:13:28

  最宽标准调查 扁妻仍未过关

  “除了节目竞争压力外,来自台湾当局的压力是很大的,而且是很突然的。民进党对媒体的干预相当粗鲁,有时候不针对我们主持人来,但会针对电视台本身或者老板、制作单位等,用各种有形无形的政治力量、人情、银行贷款的方式去干预你,骚扰你,打压你,让你心生恐惧。这是在台湾做政论节目两个最重要的压力来源。”

  唐湘龙,1964年生。台大政治学系、台大政治学研究所硕士。历任《中时晚报》党政组组长、副总主笔,年代电视“政经不正经”、中天电视“明日”等节目主持人,台北《时报周刊》、香港《凤凰周刊》等专栏作家。现任《中国时报》特约专任主笔,news98电台“下班一条龙”节目主持人和东森台黄金档政论谈话节目主持人?熏是台湾着名的政论名嘴和政治分析家。

  唐湘龙 这个名字对大陆读者来说可能还比较陌生,但在台北却有着极高的人气。他穿梭在平面、广播和电视之间,用嬉笑怒骂的言语针砭时弊,用简捷浓烈的文字作深沉批判。他工作了17年,每天要在广播和电视里侃侃而谈5小时,强势地“霸占”着台北700万人的耳目。他自诩为专业“聊天家”,而更多的人却评价他像伏特加酒一样刚烈有劲。今天我们就来听听他对目前台湾时事所发表的看法。

  台湾政局可能重新洗牌

  记:台湾“国务机要案”3日做出侦结,陈水扁的妻子吴淑珍将因贪污罪遭到起诉,而陈水扁作为共犯也将于卸任后被追诉,现在岛内已是倒扁高潮再起,包括民进党都出来表态,您能谈谈您这两天的最新观察吗? 唐:如果陈水扁要下台的话,一定是与民进党内主要派系达成下台后的法律上的安排才有可能。因为吕秀莲是副“总统”,如果要接替陈水扁的话,必然要给陈水扁一个特赦的承诺才有可能,但是从台湾现实来看这很难达成,因为台湾绝大多数民众无法接受一个涉嫌贪污的“总统”继续行使权力。在野党方面,第三次的罢免案与前两次有很大不同,因为检察官对陈水扁及家人涉案的确认使我们看到了长期以来含糊和争议的事件有了清晰的界定。其实,检察官已经是用最宽松的标准来调查,但陈水扁和家人仍然没有通过。这两天已经显示出,台湾各党派包括李登辉都表态支持罢免案,但目前台联党加上在野党总共只有130席左右,“国会”里要求罢免案通过必须达到170席,还差40席,现在最关键是要争取民进党80多席中半数左右的支持,才能通过罢免案。这不仅会使陈水扁在政治上遭到挫败,而且台湾政局也可能重新洗牌。 陈水扁目前还在应对此案,今晚将正式对外发表他的最后辩解,至于辩解有没有利于民进党内其他“立委”参与到支持罢免中来,还有待时间作出结论,这是我第一阶段的观察。

  “台湾关系法”是扁惯性操作

  记:陈水扁日前对外宣称要在台湾推动日本版的“台湾关系法”,与日本建立“战略对话伙伴”关系,形成“台美日安保机制”,您如何评价陈水扁此番言行? 唐:对于陈水扁日前提出的这个“台日关系法”,其实早在李登辉时代就在说,李登辉任内以他和日本的关系以及政治认同上的雄厚背景都无法推动,到了陈水扁任内就更是希望渺茫。这是台湾领导人每一次面对内部政治危机的时候,都喜欢在“外交”问题上有所主张来化解。比如“外交”问题的谈话,经常夹带着对大陆政府及领导人挑逗的味道,陈水扁这次依然体现着这样一种政治策略和操作,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新意。 我反而要提到,如果台湾政府有注意到日本政府新首相安倍晋三在上台之后的很短时间内,在外交操作方面对于中国态度的在乎,可能比之前历任的政府都有过之而不及。在他上任之后,第一个出访的对象就是北京,这当然是要大大地修补过去小泉纯一郎时代不管是交割租的问题还是靖国神社参拜的问题。这些中日之间造成的外交情感伤害都需要他去修补,特别是现在东北亚的局势很紧张,朝鲜的问题不仅是韩国会受到威胁,而且日本是唯一受到过原子弹轰炸的国家,他们对于周边的国家持有核武器也有着非常强烈的不安全感,这些不安全感都必需透过与中国的友善来做外交处理。但日本又始终在美国的保护之下,我不认为美国在朝鲜持有核武器之后会有能力透过安全上的加码来满足日本不安全感上的需要,所以日本势必要在整个东亚外交政策的操作上,在区域政治上要有大方向的调整,也就是进一步向中国示好靠拢,希望跟中国保持非常友善的对话关系。在这样的背景下,台湾方面固然有一个主观的期待希望改善台日关系,特别是在政治上的整合、在军事上的合作,但是我认为这样的效果必然有限。 记:早在1979年,美国就与台湾签订了“台湾关系法”,这个美国版的关系法对时下陈水扁提出的“台日关系法”会有什么影响吗?有没有重复参照的可能? 唐:1979年美台“断交”后签订了“台湾关系法”,它涉及到了几个双方比较具体的利益问题。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不希望两岸闹僵,但必须要让台湾继续扮演有效反制大陆的角色,这是美国在东亚战略中不能失守的一块,这个是台湾要考虑的。第二,美国如果要达到这个目的,他与台湾之间的防卫承诺就要继续有效地维持着,而且通过台湾内部的“立法”来有效地维护他与台湾“断交”之前所有经济上的利益,这在“台湾关系法”里面就获得了一个盖棺似的确认。 这样的关系如果要在台日之间重复的话,从区域政治的观察来看没有可能性。日本不可能表现出亲台的味道。一方面,台日之间虽然在军事上有地缘关系,同时过去在美国的唆使下共同防卫大陆,有一个同盟关系,但这个关系仅限于心理上的,如果真的发生区域冲突的时候,日本是很难做表态的。更何况,台日之间并不存在包括军事武器销售上的关系,更具体地说是“外交”安全防卫承诺上的关系,这些都没有透过白纸黑字来具体化,所以“台湾关系法”只是要涵盖之前的一个“美台共同防御条约”。要日本去做这个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日本从地缘政治上来讲,如果能保持与北京和台北的关系,比例是2?誜1甚至7?誜3的关系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

  国亲红黄绿灯应对军购案

  记:这个话题关于军购案,在国亲联手下,军购案在上月31日遭到了第62次封杀,这个数字预示着什么样的结局?国亲方面会采取什么方式应对? 唐:我认为在台湾的“立法院”和“国会”部门,一定会通过部分的军事采购案。虽然在在野党阻拦之下之前没有过关,但目前已经过了“国会”这一关并送到了“程委会”,目前在野党基本是在情绪与现实的压力之间拔河,在野党当然是不满美国在台办事处处长杨苏棣,对于其带有强烈恐吓性的谈话是忍无可忍的。加上陈水扁始终都会用这种戴红帽子的语言去给在野党扣帽子,来羞辱在野党,黑化在野党在台湾政治的影响力,所以在野党在军购问题上每次到了关键的时候,都会有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的感觉。不过这次的压力来得非常具体和强烈,在野党现在被迫要采取一些折中的方式,我了解的三项军购部分,在野党现在做了三种回应,按台北的话讲是红黄绿灯。关于反飞弹系统的部分,在野党的态度是亮红灯,两年前陈水扁曾经提出了反飞弹的公投,被否决了,按台湾法规两年内不能再提,所以两年期限未到,在野党不允许反飞弹的采购在法规方面来说是非常充分的。有关潜舰采购,对台湾来说很需要,但美方并不太热衷,且复杂度较高,双方尚有讨论的空间,在野党是亮黄灯。亮绿灯的部分,就是在购买反制潜水艇的装备上,因为金额比较小,占新台币170亿,如果现在采购两三年就可完成,所以在野党应该是会让通过的。我预测一两个月内军购案该买该反必定尘埃落定。

  “第三势力”是李登辉的哀鸣

  记:台联党苏进强几天前透露,李登辉正在酝酿组建第三势力,并表示王金平是不二人选,您认为以目前的台湾局势来看,李登辉的意图有可能实现吗? 唐:没有可能,我认为台湾以过去几年政治恶性竞争和对抗关系的状况已经不存在第三势力的空间,台湾现在是基于统“独”、蓝绿的社会结构,中间力量是非常稀薄的,中间力量中掌握实权的政治人物到目前为止没有表态的是凤毛麟角。这表现出几个问题,第一是李登辉个人的政治哀鸣。李登辉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实际上就是承认了他在过去执政的几年中,用掌控台联党的方式维持他在政治上与民进党的合作是失败的。也就是说,他对抗陈水扁的力量越来越稀薄了,台联党的政治人物目前在“国会”面前可能都会表态靠到民进党那边去。 第二是李登辉在为后陈水扁时代做准备。陈水扁一旦卸任后,势必要与李登辉争夺所谓的“台独”首席官的角色,我认为李登辉可能会采取启用王金平的办法,但他仍是挖东墙补西墙,在民进党统治下是不可能挖出什么可靠的人来。所以他最希望的是透过王金平到国民党内部再挖走一批,联合其他组成新的势力,这也在李登辉的盘算之中。如果说李登辉势力有可能成功的话,我认为受伤最重的是国民党,是蓝营。

  “去中国化”凸显扁政治阴谋

  记: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里,台当局又做出了很多“去中国化”的行径,这个月初,台湾“农委会”又宣布把台湾优良农产品标章“CAS”更名为“TAS”,这样密集的做法透露出什么讯息? 唐:这有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民进党一直想要垄断台湾、台湾人、台湾话的使用权,把民进党等同于台湾、等同于本土,用这样的方式去切割与中国文化的关系。这些都只是他们系列动作当中的一部分。从另外一个现实的角度来讲,台湾任何公私立单位要用“中国”或“中华”字眼的时候,确实会在国际上面出现一些困扰,这与两岸之间的对抗有相当的关联。现在台湾越来越担心在国际上一般人没法区分台湾和大陆之间中华民族的政权区别,所以他们只能尽量用“台湾”字眼。比如,台湾水果出口,“CAS”就会让人误会为是从中国大陆来的,为了避免误会而影响到产品的销售,只能改用“TAS”。当然这里面更有政治上的阴谋,可是因为实际操作的需要,使得民进党在钻空子时,台湾内部是很难反对的。 导报 李雪梅

装修日记
信托
孕育营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